朱棣曾听信谗言差点误杀长子,朱高炽是怎么躲过杀身之祸

图片 2

明仁宗朱高炽有“仁君之识”,从很小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了。也正是由于他实行的仁政,为盛世谱写了序篇。
明仁宗朱高炽的祖父朱元璋和父亲朱棣虽然功绩显赫,但都是性情暴戾的暴君,往往乾纲独断,十分武断和粗暴,常因为小事就将大臣逮捕下狱,甚至动辄杀戮,滥杀无辜,制造了好几起血腥大案。但他们的接班人朱高炽的性情却截然相反,他的性情温和、仁厚。
而明仁宗朱高炽从小未长在深宫,接近百姓的机会较多,了解他们的疾苦,且性格宽厚仁慈,柔弱寡断。史书记载:朱高炽册立为燕王世子后,来到南京祖父朱元
璋的身边。一次,朱元璋命他与秦王、晋王、周王三个世子分别检阅武士卫卒。其他三人很快检阅完毕回来交令,而迟迟不见朱高炽归来,待他回来后,朱元璋冷冷
地问他:“为何迟迟不归?”高炽认真地回答:“早晨天气寒冷,我等着士卒们吃饱饭后,才开始行动,所以回来晚了。”祖父微笑着点头称道。
后来朱元璋又命几位世子分阅大臣的奏章,高炽向祖父禀报的都是与军民百姓利益相关的大事,而奏章中的错别字从不挑剔。朱元璋指着奏章对他说:“孩子,你
疏忽了,这几处错误你没有看出来。”他却直言不讳地回答:“孙儿没有疏忽,这不过是小毛病,不是对皇祖的不恭敬。”祖父又问他:“怎么你选的尽是些上报灾
情的奏文?”他回答:“孙儿觉得民以食为天,现下有的地方灾情严重,民不聊生,这是最紧急的事,才请皇祖优先处理。”
朱元璋有一次试
探他:“古代尧、舜时候,水旱灾严重,百姓靠什么生活呢?”高炽毫不犹豫地说:“靠的是圣明天子恤民之政。”朱元璋听后非常高兴地说:“孙儿有仁君之识
矣!”对高炽更加另眼看待,在朱棣面前经常夸赞高炽的仁慈宽厚和爱民如子的胸怀。这对日后能够保住摇摇欲坠的皇太子之位,也起到了有利的作用。
当时朱高炽在朱元璋身边,以一个青年王子的身份,能够爱惜军卒、体恤百姓,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朱高炽仁慈宽厚的胸怀表现在对他的两个弟弟上。他的两个弟弟高煦和高燧为了夺取王位千方百计陷害他,而朱高炽却能宽厚对待,以德报怨。
高煦和高燧当太子的梦想破灭,心中十分恼火,也不甘心就此罢休。高煦一方面迫害拥戴皇太子的大臣解缙等人,解缙不久就被害致死,另一方面,想方设法寻找
机会,加害于朱高炽。朱棣把高煦封到云南,他以地远为由,不肯就藩,后改封山东青州,他仍赖着不走。朱棣训斥了他一顿,命他必须到封地去,他假意应允却仍
不离京。趁朱棣北征之机,私造兵器,招募士卒3000多人,准备谋反。事情败露后,朱棣将他囚于南京的西华门内,打算废为庶人。当时竟没有一个大臣为他求
情,反而是受尽了弟弟陷害的皇太子朱高炽出面讲情,高炽不但不落井下石,而是向父亲陈情力救,终于说服了父亲,保住了胞弟的王位。永乐五年,朱棣把高煦封
往山东的乐安州,并限令即日启程。
皇太子朱高炽的地位,在朱棣心里虽然已巩固,但三子高燧仍不死心。朱棣因经常有病不能临朝,内外政
事都交写皇太子朱高炽处理。他曾裁减了一些不法的太监。这使高燧及其同伙更加心怀不满,不但到处编造谣言,说皇上有意传位给高燧,且在暗地里策划了一起宫
廷政变。永乐二十一年五月,常山中护卫指挥孟贤,纠合羽林前卫指挥彭旭等人,秘密串通高燧的心腹太监黄俨,图谋用毒药害死朱棣,并伪造诏书昭示天下,拥立
高燧为帝。
一切都布置停妥,常山中护卫总旗王瑜,是黄俨的外甥,得知此事后,力劝舅父切勿参与这起诛灭九族的勾当,但黄俨不听劝阻。
王瑜急速报知朱棣,参与的人全部处死,一场政变被彻底镇压下去,并搜出了伪造的诏书。朱棣怒气冲冲地质问高燧,高燧吓得浑身颤抖,一言不发。还是这位仁慈
的兄长、皇太子朱高炽再次为三弟解脱,推说都是下面的人干的,与高燧无干,从而保住了赵王高燧的王位。这些事情都不得不说,明仁宗朱高炽具有仁君之识。
朱棣尸骨未寒,朱高炽刚刚继位,就敢改动父亲朱棣的法令。前面说过,朱高炽监国期间,因为朱棣的很多法令十分严苛,不得人心,他就私下改了很多。朱棣发
现后,大肆打压太子党,将严苛的法令给改回去了。现在,朱高炽当上皇帝了,朱棣死了,没人能够阻止他更改严苛的法令。最值得提起的是,朱高炽告诫司法官根
据法律宣判,如果司法官利用权力干违法的勾当,后果很严重。另外,宣判死刑前,司法官必须再次复查对犯人的指控。如果不复查,就以失职罪论处。
朱高炽即位后,另一个令人瞩目的“仁慈”行为是为建文遗臣平反。建文遗臣,是指忠于建文帝朱允的文臣集团,他们在朱棣夺位后,因不肯依附而遭到残杀,还一度被列入“奸臣”榜。
朱高炽下令赦免那些因为靖难之役被罚为奴的官员家属,并且由国家送给他们一定量的土地,既当做国家赔偿,也为稳定这些人的生活。如果是被灭族的人,全国
政府尤其是相关主管部门,无论多么困难都要仔细查访,看有没有侥幸逃过一劫的人。找到这些侥幸逃过一劫的人,要立即上报,好让中央拨付赔偿。
当年齐泰和黄子澄都被灭族,齐泰有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儿子,因为年龄不够,特赦杀头之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被罚去守卫边疆。朱高炽下诏,再次特赦齐泰
的儿子,让他安安心心回家。黄子澄有一个儿子,全家被灭族时,他更改姓名逃过一劫,朝廷查到他的踪迹后,朱高炽也下诏赦免。
方孝孺的气节很令朱高炽感动,尽管他被灭十族,按理说不会有什么亲戚和朋友,朱高炽还是下令找寻方孝孺的亲人。怀着儒家的理想人格,朱高炽认为,像方孝孺这样的忠匪义士,不应该绝种。在他的心里,方孝孺不仅是天下读书人的种子,也是天下有气节的A的种子。
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一个与方孝孺沾得上亲戚关系的人。方孝孺有一个叔叔名叫方克家,方克家有一个儿子叫方孝复,他被罚去守卫边疆。听到这个大好消息,朱
高炽即刻下令,让方孝复回家。大难不死,遭受种种困难后,还能回到家乡是天大的好事。可是,回到家的方孝复发现,亲人都死了,家只是一所空空荡荡的房子。
当此情境,即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酸落泪。

朱棣性无能和徐皇后

朱高炽是朱棣的长子,其早在洪武时期就被朱元璋立为燕世子,将来继承燕王位,这引起了两个弟弟朱高煦和朱高燧的不满与嫉妒,二人没少对朱棣说大哥的坏话,朱棣本就不喜欢“中看不中用”的又胖又跛的朱高炽,有了两个小儿子的恶意中伤,就更加嫌弃大儿子了。

特别是到了靖难战争时期,朱高炽是一介书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被朱棣安排留守北平,而让喜武不喜文的老二朱高煦随着出征,于是朱高煦就利用这个机会竭力诋毁哥哥朱高炽,以便谋取继承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素有机灵鬼之称的老三朱高燧也没闲着,也想争取升一下职。朱高燧的开窍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时常在朱棣跟前跑腿的贴心宦官黄俨。

图片 1

宦官本是在宫中干些洒扫粗活的贱役,地位低得不能再低了,于是生理不健全导致了身心的扭曲,为了改变自身的地位,在那个随时都充满杀机的绝对权力中心,他们必须得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明察秋毫,博得最高主子的欢心,这样才能将自己从人下人变成人上人。黄俨就是这么一个狡黠的宦官,他多次接受朱棣委派的秘密使命,并能很好地完成,因而很得燕王朱棣的喜欢。不过黄俨并没有至此停下脚步,他要谋求更为长远的利益,因为现在的燕王毕竟已经40岁了,即使夺到了皇位也干不了多长时间,因此自己必须要结交好现在主子的未来接班人。朱高炽早就是世子了,身边不乏有人;朱高煦虽是恶棍武夫,但在战争中也结识了一些战友将士,在这两个王子身上下工夫,将来他俩之中无论哪个登基了都不会首先感激自己的。而三王子朱高燧倒是个潜力股,他既是燕王朱棣的嫡子,有着继位的优势,又是家中排行老三,在朱棣的儿子中年龄最小,天下父母多偏爱最小的,朱棣也不例外。黄俨看准了,从朱棣喜爱之子朱高燧下手,他阴结朋党,千方百计地宣传三王子朱高燧的“美德”,并与二王子朱高煦一派达成了默契,建立起统一战线,想共同扳倒朱高炽。

看到朱棣出兵远征建文朝廷军,黄俨逮住机会让人散布谣言,说:“燕世子朱高炽留守北平,有暗通建文朝廷之嫌,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就会让父王回不了北平大本营!”谣言是可怕的,本来就对朱高炽不满意的朱棣开始犯嘀咕了:“会是真的吗?”他吃不准,就问身边的二儿子朱高煦:“人们在谣传,说你大哥暗通建文朝廷,共同对抗为父?”一直对大哥鸡蛋里挑骨头的朱高煦听到这般问话,知道父亲的疑心病又犯了,这可是整治大哥的好机会!于是他就在父王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你别看我大哥那憨厚的样子,其实呀早在皇爷爷在世时,他就与皇太孙朱允炆关系很密切了。”朱棣听完后没吭声,但心里十分恼火,可惜分身无术,自己在外打仗,“老家”的那些迷惑事再多也只好忍忍了。

正好这时建文朝廷军队吃了败仗,皇帝朱允炆采纳了大臣方孝孺的建议,实施“离间计”,想让朱高炽背叛父亲朱棣,与建文朝廷合作,朝廷则许诺封他为燕王。计策定好后就修书一封,派上使臣前往北平,递交给朱高炽。朱高炽拿到建文朝廷的信件后认真地思虑了一番,从常理角度来讲,自己与朱允炆关系确实不错,堂兄弟之间书信来往纯属正常。但现在是战争时期,双方处于敌对的阵营,总不会堂兄弟之间送封书信嘘寒问暖吧?再说我那个多疑又暴躁的父亲本身就很鬼,他对我一向不满,我要是拆了建文皇帝的书信,即使内容为堂兄弟间传递友情和亲情的,也将会招来大祸。与其这样,倒不如不拆为好。想到这里,朱高炽下令,让人将朝廷使者押解起来,并原封不动地将书信一同送往父亲朱棣的兵营里去。《明仁宗实录》、《明史纪事本末·燕王起兵》

图片 2

再说此时的朱棣在兵营里刚刚会面了一个秘密使者,这使者便是宦官黄俨派来的,他告诉朱棣:“世子朱高炽与建文朝廷暗中密谋通好,并有书信往来。现在带着建文皇帝书信的朝廷使臣已经到了世子殿下留守的北平城里呐!”话音刚落,兵营外面有军士来奏报:“世子朱高炽派遣的使者到了军营。”朱棣立即吩咐,赶紧让他进来。

看到被绑住的建文朝廷使者,开启了原封不动的信件,朱棣几乎一口气就将它读完了,随即惊呼道:“我差一点错杀了我儿高炽啊。父子之间,亲人至爱,尚且被人离间,更何况说君臣之间就没有小人的挑唆吗?”《明仁宗实录》、《明史·仁宗本纪》

正因为自身拥有常人不察的大智慧,朱高炽才及时化解了一场可能会致命的危机。事后有人十分好奇地问他:“你料想到了别人要离间你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吗?”朱高炽说:“我不知。”左右又有人问:“这个节骨眼上你能不知吗?”朱高炽智慧地回答:“我所应该知道的是,恭恭敬敬地尽到一个做儿子的应尽之责”。《明仁宗实录》

与两个弟弟的锋芒毕露相比,朱高炽的憨厚为人和智慧处事及时正确地应对了随时都可能降临的杀机,坐稳了世子的宝座。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