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州大捷――1361.8

江州大捷――1361.8。再说陈友谅,自从出了应天城以后,这一路上几乎还没有胜过人,就安庆争夺战还差强人意,但现在安庆又失守了,他只好沿着长江逆流而上,逃到了他过去的老根据地江州。这个时候的陈友谅犹如,见到的军队就想逃,因为被打怕了。安庆失陷后的第四天,陈军在江州的湖口出江侦察情势,冷不丁地碰到了朱元璋手下的猛将常遇春。这个常遇春见了陈友谅军队就不要命似地打,打得对方实在招架不住就往江州方向撤。
在江州城里的陈友谅听到手下的紧急报告说:“朱元璋的军队已经到了我们江州了!”陈友谅想:没有这么快,会不会还真有什么天兵天将来了?再说,要来就打呗。于是他就组织军队仓促应战。在应天大战时做好了准备尚且打得那么惨,更何况现在是仓促应战,那简直是不堪一击。朱元璋将舟师分为两翼进行夹击,大败江州军,又缴获了敌人战船100多条。现在陈友谅唯一的出路只能是逃了,这逃也逃得太没脸面了,大白天他不敢,乘着夜间天色昏暗,带了妻子溜出了江州城,一路上大气都不敢喘,拼命往武昌方向逃去。朱元璋军顺势占领了江州城。

陈友谅在江州这一败,损失可不比在应天惨败时少,最糟糕的是,自己本来是想消灭朱元璋的,但最终弄得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来自己的地盘已有江西、湖广等好大一块,可应天之战后,那个凤阳乡下出来的饿不死的叫花子却发了疯似地,拼了命紧追不放,从应天、采石矶、太平、安庆、江州这一路追来,实在是太疯狂了,弄得人家大汉皇帝只好回老家武昌了。最可恨的还不是这个凤阳和尚,而是这一路上的地方官吏,太可恶了,地地道道的墙头草。想当年,大汉强盛时,他们投降了大汉;现在朱元璋来了,他们又纷纷投降了朱元璋,什么蕲州、黄州、黄梅、广济、兴国、南康、抚州等,都投降了。如今那个凤阳叫花子的地盘可大了,不仅拥有江浙徽州,而且还占有江西、湖广等大部分地区。相比之下,大汉皇帝陈友谅的势力范围可小多了。
江西与湖广那些朱元璋行军经略之地,地方官纷纷出降似乎还有三分理由,但最让陈友谅昏闷和不解的是:当朱元璋刚进驻江州城时,八竿子打不着的远在上百里外的龙兴府江西行省丞相胡廷瑞与平章祝宗等人商议,却要将龙兴府献给朱元璋。胡廷瑞这个丞相是江西行省的地方丞相,说白了,就相当于江西省省长。元朝体制中行省作为中央朝廷中书省的派遣机构,它的设置是模仿朝廷中书省的,所以某些官衔也就是对中央的行政设置相应的一种称呼。
胡廷瑞要率领江西的文武官员向朱元璋投降,但同时又提了一个很苛刻的条件:我要保持我的军队,亦要保持我的下属。带着这等要求,胡廷瑞的使者就向朱元璋详细地说明了情况。朱元璋一听,胡廷瑞的意思很明白嘛!就是说,在归降以后,他所率领的军队以及官员设置是不能动的。而且听这使者的话意,胡廷瑞的潜台词也在那搁着:你要是不答应我这条件,我就誓死也不投降,拼了这把老命也要跟你干到底!朱元璋这么一琢磨,不免有点怒火中烧:呦呵!这小子居然敢叫板我!你区区一个行省丞相,只是陈友谅的一个手下,还来跟我谈条件!你也不看看,你们的最高领导陈友谅已经被我打得落花流水了,你作为他的部下还有什么能耐的不成?!正欲拍案而起,刚好刘基在后面,他马上踢了踢朱元璋坐的椅子。经这么一踢,朱元璋马上领悟到:刘基踢我的椅子,肯定是让我改主意啊!于是他立即换了一种口气:行行行,什么样都可以,就按他说的办吧!
朱元璋不仅答应了胡廷瑞的要求,唯恐不周还给他写了一封回信:大丈夫相遇,磊磊落落,一语契合,洞见肺腑。故尝赤心以待之,随其才而任使;兵少则益之以兵,位卑则隆之以爵,财乏则厚之以赏,初无彼此之分。此吾待将士之心也,安肯散其部属,使人自疑,而负其来归之心哉?且以陈氏诸将观之,如赵普胜骁勇善战,以疑见戮,若此,事竟何成?近建康龙湾之役,予所获长张、梁铉、彭指挥诸人,用之如故,视吾诸将恩均义一,无有所间。及长张破安庆水寨、梁铉等攻江北,功绩茂者,并应厚赏。此数人者,其自视无复生理,尚待之如此,况足下不劳一卒以完城来归者耶?然得失之机,间不容发,足下当早为之计。又闻彼守御诸将,相持累岁,彼此之际,各怀嫌疑,不能自安。书至,宜以昔日相疑之心一时解释,同其和好,作磊落大丈夫,岂不可以保全富贵、光荣祖宗、贻及子孙哉?若各持己见,不察事机是非同异,焉能免祸?足下具审之。
朱元璋在信中大致是这么说的:我啊,对四方来的豪杰都十分尊重,不说不去分散他原来的部下,而且还委以重任。你们放心,我们大丈夫说话做事,一言九鼎;谁要来了我这里缺什么,就尽管开口,缺钱,我给钱,缺粮,我给你粮,不分先来后到,不分亲疏远近,凡我部队将士一律一视同仁。你们要是不信,就去打听打听,也是你们大汉国的将领张志雄他们刚刚在龙湾投降过来,我就委以重任,让他领兵去攻打安庆这样的军事要地。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所以我倒认为,趁早大家早日相聚。这样你们也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封官晋爵,光宗耀祖,福贻子孙。但当断不断,将事情给拖了,会夜长梦多的,难免你们守将之间相互会有什么怀疑和不愉快的,弄得不能自安,那就不好了。
朱元璋的信写得滴水不漏,哪个人看了都会动心。但江西方面本来丞相胡廷瑞就与平章祝宗意见就不一,枢密同佥、胡廷瑞的外甥康泰也没有完全认同舅舅胡廷瑞的投诚主张,所以接到信后他们的反应并不是一致看好。换言之,龙兴府归降是个未熟透的果子,谁吃了就会肚子不舒服。可对于这一切,当时还在江州的朱元璋并不知道。至正二十二年正月,胡廷瑞派了外甥康泰从龙兴赶往江州,向朱元璋表达投诚的决心。朱元璋连忙出发前往龙兴,当见到胡廷瑞率领江西的文武百官早早地在龙兴府城门外列队欢迎时,他已激动得无法言语了。随后在城北搭了台举行了隆重的庆祝大会,高度地表扬了胡廷瑞弃暗投明的英雄远见,并宣布改龙兴府为洪都府,以叶琛为洪都知府,邓愈为江西省参政留守,胡廷瑞跟随朱元璋回应天去。至此,江西全境和湖广大部分地区归入了朱元璋的管辖范围。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